您的位置: 好风光旅游网> 国内旅游> 本文

蓝湾之殇:污染和疫情夹击下,毛里求斯旅游业还有未来吗?

发布时间: 2020-08-21 03:30:17      来源:网络      作者:浙江省富阳市
导读

本文是来自浙江省富阳市的投稿,由大唐芙蓉园游玩攻略编辑关于蓝湾之殇:污染和疫情夹击下,毛里求斯旅游业还有未来吗?的内容介绍

这里是地球上最美的地方之一,来不及挽回了。” 在毛里求斯蓝湾边长大的埃里克斯18日对澎湃新闻说,他小时候经常和祖父在这片海域游泳、钓鱼,就像另一个家,然而一艘货轮的到来毁了一切。

8月15日,日本货轮“若潮”号在毛里求斯外海触礁搁浅3周后彻底断成了两截,在此之前,船上千吨燃油已倾泻于印度洋。8月的季节性巨浪汹涌,黑褐色的油正在侵蚀蓝湾海洋公园和埃斯尼角湿地。

在南非从事环保工作的毛里求斯人埃里克斯无法立即赶回家,他的家人上周几乎放下了所有工作,在志愿者带领下用头发、树叶、尼龙网制作拦油栅,聚拢和吸附海面浮油。而埃里克斯每隔几小时就会刷新社交媒体和新闻网站,家乡的一张张航拍照片让他由焦虑变得愤怒,他想尽快回去看一眼,但又害怕面对。

悲剧本可避免?

毛里求斯总理普拉温德·贾格纳特8月7日晚宣布,该国进入“环境紧急状态”,他在发布会上展示了一张“若潮”号在海中严重倾斜的照片,称船体6日发生破裂,向外喷涌燃油。

事实上,早在7月25日“若潮”号已经在毛里求斯东南部海域触礁搁浅,当时这艘比“泰坦尼克”号还长的庞然大物装载着4000吨燃油正在驶往巴西途中,出事后20位船员随即安全撤离。毛方海岸警卫队声称并未收到求救信号,且强调警卫队在船只触礁之前曾多次发出警告信号提示路线有误,但没有得到回应。

毛里求斯当地媒体13日称,货船驶近陆地并搁浅的原因,有可能是船员为了连接无线网络而靠近陆地,因而偏离航道,当天船内还举行了生日派对。澎湃新闻就此事向涉事货轮所属的日本长铺汽船公司求证,该公司18日邮件回复称,毛里求斯正在对事故进行官方调查,尚未发布结果,目前应避免无端猜测。长铺汽船深知对此事负有责任,正在协助当地清理污染。

日本货轮在航行中的疏忽责任无可推卸,毛里求斯警方18日已逮捕了印度籍船长。与此同时,毛当局也成了民众的“追责”对象。据《毛里求斯人报》16日报道,港口消息人士称,货轮搁浅的最初几天本该被拖离礁石,港口管理局明明有3艘正在待命的拖轮,当局“完全疏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埃里克斯在谈到政府应对时说:“真的非常难过,如果尽早行动,大概率可以避免这场灾难,政府对这样的事故毫无准备”从货轮搁浅到出现燃油泄漏,整整浪费了两周时间。毛里求斯总理贾格纳特在8月7日的发布会上解释,政府因缺乏资源而无法立即采取行动,“我们国家没有让受困船只再浮起来的技术和专长。”

8月7日开始,毛东南海岸马埃堡小镇的居民们在环保组织的带领下用自制拦油栅控制海上燃油扩散。毛里求斯环保活动人士萨拉曼迪16日告诉澎湃新闻,有人负责运送甘蔗叶和塑料瓶,有人负责缝制尼龙网,自然而然地形成流水线作业。“志愿者们不分昼夜地制作了数百米拦油栅,团结的力量令人震惊。”

千名志愿者们开展清理工作没几天,毛里求斯政府就对海岸实施了封锁,以健康为由禁止民众私自下海清理。萨拉曼迪称,的确听到有不少志愿者反映,连续多日接触油污出现了头痛、恶心等不适症状,政府下令后,民间的治污活动受到限制。

即使全员行动,抢救效率也远远跟不上燃油扩散的速度,尤其是船体断成两截之后,污染正在向失控的方向疾驰。据《纽约时报》16日报道,卫星图片显示,燃油污染范围已超过10平方英里的海域,相比10天前扩大了8倍。而毛里求斯当局仅在涉事海域添置了几条百米的拦油栅,环境专家表示,这样的措施杯水车薪。

毛里求斯政府的环境展望报告提到,该国多年前就制定了全国油污事件应急方案,但是现有设备仅能应付不超过10吨的燃油泄漏事件,一旦发生大规模燃油污染,须向邻国或国际相关机构求援。

一方有难,各方来援

毛里求斯政府束手无策时,第一时间对外寻求法国的支援,而非涉事货轮企业的所属国日本。毛里求斯总理呼救的第二天,法国总统马克龙8日便在推特回应:“当生物多样性岌岌可危,必须采取紧急行动。法国将来到毛里求斯人民身边。总理先生您可以放心依靠我们的支持。”。

这个位于印度洋西南部的岛国在18至19世纪曾是法国的殖民地,名称一度被法国人改为“法兰西岛”。从地理位置来看,毛里求斯距离法国海外领地留尼汪最近,且如今法国也是其重要“金主”。毛里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法国对毛直接投资达7990万美元,是最大投资方。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8月8日派遣了一架军机和海军“尚普兰号”(Le Champlain)前往毛里求斯,并派遣了专业控污设备和专家团队到现场。除此之外,法国海外省与海外属地部长勒科努( Sébastien Lecornu)16日亲自赴毛里求斯指导工作,并表示将增派3名专家协助该国处理污染,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诺:“法国将提供一切援助”。

法国之后,印度也紧急驰援。印外交部16日发表声明称,海岸警卫队的10名专业控污专家以及30吨的技术设备和材料已派往毛里求斯。“印度和毛里求斯拥有独特的友谊,我们有共同的文化和语言根基,并在多领域强力合作。”印度总理莫迪在独立日当天回应来自毛里求斯总理的祝贺。两国之间的亲密关系很大程度源于族裔,印外交部2016年发布的文件称,毛里求斯约有68%的人口是印度裔。

“与法印两国相比,日本的存在感微弱。”毛里求斯当地媒体18日评论指出,日本政府虽然对事故没有法律责任,作为事故责任方的所属国,毛里求斯人希望日本提供更多帮助。8月19日,日本外务省网站发布信息称,日方当天派遣第二支由7名专家组成的援助团队前往毛里求斯,此前已经派去了6名专家协助清理油污。

日本共同社18日发文批评日本政府,针对毛里求斯燃油泄漏事件发布的信息不足,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在事故发生9天后的8月15日才对此事首度发声,强调这是一次重大生态危机,“日本环境省不能袖手旁观”。

18日在毛里求斯举行的记者会上,日本国际紧急援助队专家组称,毛里求斯政府已要求日方增员,当地缺少环境领域的专家。当记者问及事故是否会导致日毛关系恶化时,援助队团长表示,毛里求斯原本就是亲日的国家,在与当地人接触时没有发现

“永远无法偿还”

来自法、印、日三国以及联合国的专家团队正共同协助毛当局清理燃油污染, 几艘拖轮18日将断开的货轮船头拖离了出事地点,但是船尾仍然卡在礁石边。毛里求斯国家危机委员会称,船尾还载有约90吨燃油,由于海浪汹涌,移除剩余的燃油变得异常艰难。

长铺汽船公司18日向澎湃新闻表示,涉事货轮载有3800吨低硫燃料油和200吨柴油,近1000吨燃油流入海中,造成了污染。“我们对各方应该承担的责任有充分的了解,毛里求斯基于适用法律提出的赔偿要求,我们将真诚地负责。”长铺汽船公司指出,赔偿款主要将由船东和租船人组建的保赔协会(P&I Club)承担。

毛里求斯蓝色经济、海洋资源、渔业和船运部已发出通告,敦促和呼吁在此次事件中蒙受损失的有关方向日本船东及其保险公司提出赔偿要求,并建立了一个电子平台,以供上传损失证据。共同社19日报道指出,国际公约对此类事故的赔偿金额设定了上限,审判程序在毛里求斯推进的情况下,此次赔偿上限约为2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预计可由保险负担。

“永远无法偿还这次灾难带来的损失。”埃里克斯对赔偿不抱太大期待,他指出,单从东南海岸周边居民的生计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许多家庭的收入依赖于捕鱼和旅游业,燃油会使鱼类大面积死亡,今后数年可能都无法看到适合鱼类存活的水质,游客和采购商在了解此次事件后都会拒绝在此消费,很难想象渔民该怎么生活下去。

污染海域周边居民的生计之外,更难以挽回的是海洋生态。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东亚分部北京办公室资深海洋项目主任周薇向澎湃新闻介绍,此次事故发生地非常特殊,临近蓝湾海洋公园保护区和被国际湿地公约指定为具有国际重要性的埃斯尼角湿地,那里有珊瑚礁、红树林等生态系统,还有许多珍稀海洋生物,燃油泄漏使当地的生物多样性面临巨大风险,很可能对海洋生态造成一些不可逆的影响,无论是生态还是环境都很难恢复原貌。

在社交媒体上,许多网友分享自己曾在毛里求斯观鲸的经历,担忧燃油事件可能会对鲸鱼造成致命打击。毛里求斯生物多样性科学家法基姆18日对福布斯新闻表示,10年前她在该国沿海进行了1年的调研,共发现涉及17个种类的1200头鲸鱼,这表明毛里求斯沿海充满生机,但是“若潮”号泄漏事件可能会带来新的威胁。

祸不单行

作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毛里求斯经济一直平稳发展。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毛位排名第52位,在非洲国家中位列第一。旅游业是该国最强劲的支柱性产业,仅2019年就为该国带来了630亿毛里求斯卢比(约合人民币110亿元)的收入。

在“若潮”号事故发生之前,毛里求斯的旅游业因新冠疫情受到重挫。该国从3月19日开始关闭边境,至今国际航班仍然未开通。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8月20日,毛里求斯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346例,尽管疫情并不严峻,但是边境口岸预计将一直关闭至8月31日。这也意味着,这一度假胜地已经有5个月没有接待外国游客了。

根据毛里求斯中央银行5月发布的数据,3月至4月,由于旅游业萧条,该国的外汇损失达到120亿毛里求斯卢比(约合人民币21亿元)。

当地旅游业还未熬过新冠疫情的难关,如今又遭遇燃油污染的重创。一家冲浪店老板12日告诉路透社,浮潜、水上滑板、观鲸、追逐海豚一直是游客最爱的娱乐项目,但如果这次燃油泄漏失控,水上项目都会受到影响。

毛里求斯的旅游业高度依赖于海洋资源,但是环境变化的趋势不容乐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9年6月发布的报告指出,在过去几十年中,由于海平面上升,毛里求斯的海滩平均缩水了20米。从1997年至2017年的十年间,毛里求斯沿海的活珊瑚数量减少了70%。按此趋势,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到2060年海洋生态的破坏将使该国每年损失上亿美元。

毛里求斯副总理兼旅游部长奥比加杜(Louis Steven Obeegadoo)18日发表声明称,是时候重新思考该国旅游业的未来了,要好好规划下一步怎么走。

本文网址:http://lifegz.com//gwly/223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好风光旅游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好风光旅游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